精彩小说尽在新笔趣阁!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武侠小说 > 一剑长安 > 第七十三章 迷局显,杀机现(三)

一剑长安 第七十三章 迷局显,杀机现(三)

作者:嘉图李的猫 武侠小说 2019-12-27 00:50:12

  迷局显,杀机现

  许无畏没有走,他就守在门外。他要确定那个废物表哥挡了煞,随后再将那个女孩带出来。没了煞的冰煞体,那可是天生的炉鼎。

  他脸不圆,反而有些尖,鼻子也是标准的鹰钩鼻,脸上好似常年布满了雨,眼眶细小而狭长,一双眸子中透着狠。

  许无畏是个狠的人,是那种为了胜利能不择手段的人。他可不会为了所谓的公平和面子,或者争一口气而放弃到手的优势。

  大的打小的,强的欺弱的。在他的观念中,这便是世间不变的准则。当强的不想一巴掌打死弱的,那只是不想出手而已。

  对于他自己来说,便是这样。

  他将方余念送给许耿,并不是要这个表哥成为小宗师之后和他一战,然后正面击溃他。他只是听从父亲的话,顺便找了一个替死鬼而已。

  他现在守在门外,等着自己的猎物,原本长满刺但即将被人拔了刺的猎物。

  秋夜的风有些冷,不过他却有些,他切的想看看宗门中人看到自己的少宗主死在女人肚皮上的场景。

  门内传来响动,可这响动却不是男女之事那种响动,许无畏微微一愣,眼睛一眯,看向了房间的方向。

  不多时,只见表哥推门而出,怒气冲冲的朝着大而去。

  许无畏慢慢的走到门口,看到了里面的场景。

  地上有些碎瓷片,还有一些齑粉,而那个女人则还躺在上,衣服整齐,没有任何被撕扯的痕迹。看到这副场景,许无畏更加的疑惑了。他不会朝自己表哥不行这方面去想,毕竟往些子里,每隔几夜那些弟子便会送一些女人上山来。若是醒得早一些,大早上还能听到那刺激人原是**的吼叫声。

  莫非这个废物表哥发现了这个女人的问题?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许无畏便摇了摇头。要不是自己母亲拜入高人门下,这种罕见的体质别说见,就是想都不敢想,说出来他都不会相信。

  许无畏沉吟了一下,决定去找刚才被驱逐下山的那三个女人了解一下况。

  他拉上了门,转离去。

  ……

  许耿怒气冲冲的走到了大,牌匾上“乾剑宗”三个字显得异常的刺眼,特别是那个明晃晃的“乾”字。乾坤可表天地,可指男女,可以是阳刚和柔。这些话,爷爷自小就告诉他,并且嘱咐他,乾剑宗绝对要男人主事,若是以后他娶了个老婆敢妄议乾剑宗之事,只管一剑斩了!

  乾剑宗的“乾”绝不许受到侮辱!

  许耿以前听到这些话,便会心潮澎湃,想到那些江湖中传说中的男人,一剑劈开荆门山的剑仙,一人仗剑便能力压江湖和庙堂的奇人。生儿为大丈夫,不过如是。可如今的自己再度看向牌匾之上这个“乾”字之时,脸上便火辣辣的疼。连一个女人都无法征服的男人,怎么去仗剑天下?连一个女人都征服不了的男人,算得上男人么?

  他提起了长剑,那个“乾”字似乎是在嘲笑着自己。

  想到此处,下便莫名其妙的痒了起来。剑之上寒芒吞吐,只要往前一递,那乾剑宗的牌匾便会落下来。

  最终,许耿还是丢下了长剑,长剑落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他闷声坐在台阶上,抱着头。

  过了许久,他不断的敲击大门口的那口大钟。

  悠扬的钟声传了出去,所有的弟子便都从沉睡中苏醒,匆忙的穿起衣服,赶往了大。

  这口钟平里只是早上响一次,提醒弟子们起做早课,勤于修炼。除了早上提醒弟子们做早课之外,若是有急事,宗主或者代宗主也可凭借这口钟召集弟子和长老。

  有几个长老听到钟声也急忙赶来,可看到站在大许耿,便直接转头而去。

  那些弟子可能会买这个少宗主的账,可他们却是没必要。即便是和许缜关系不错的长老,看到许耿也没理会。

  现在这少宗主的位置不稳暂且不说,即便这许耿以后一定会成为宗主,他们现在也不会搭理。毕竟他们是长老,一个毛头小子一叫就来,他们颜面何存?

  一些弟子来到大,看到了许耿,便皱起了眉。不过想了想,便立马换上了一副笑脸,看着许耿问道:“少宗主,不知道深夜叫我等前来,所为何事?宗主他老人家呢?”

  许耿看了一眼聚集起来的人,只有平里和他关系不错的弟子。果然不出他所料,一个长老都没来。

  不止长老没来,就连一些资历比他老的弟子也未曾理会他。

  不过,此时他也没心思计较这些。

  许耿清了清嗓子,咬牙切齿的说道:“诸位师弟,立即赶赴扬城,将方氏一家给我抓来,除了杂役之外,就是一条狗也给我搬到宗门来!”

  众弟子听到这命令顿时一惊。

  抓方家之人自然不难,可此事若是让扬城的郡守或者青莲剑宗知道,只怕江湖庙堂都容不下他们宗门了。

  凡俗之人受庙堂的庇佑,而江湖之人也须遵守规矩。若是真的引发矛盾,凭圣朝现在的实力,大军开过来,用人命去填,任凭你再大的宗门,也会被埋了。

  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众位弟子,许耿沉声道:“你们只管做去,若是你们之中谁抓到了方家的家主或者方家老太爷,我做主,将小宗师级别的《乾剑诀》传给你们!”

  “当然,方家之人若是有人受伤或者死了,他们伤了哪,你们便也要有同样的伤;他们没了命,你们也要赔命!”

  听到这话,那些弟子松了一口气。

  许耿这个条件虽然说有些严厉,可却是给乾剑宗留下了后路。

  一些在暗处看着许耿的长老,听到这句话,便散去了。

  不许伤人,以后就说是请上来做客,稍微解释一下,便也没事。

  “若是你们听从我的命令,出了事,我一人承担!”许耿掷地有声!

  “出发!”

  许耿一声怒吼,数十名白衣弟子趁夜下了山。

  许耿发布完命令之后,便颓然的坐在了那口大钟旁。虽然他知道爷爷和父亲去抓那个小道士了,可不见得那个小道士不会耍滑头。为了以防万一,他要多一些的筹码。

  那蓝宇不是小道士的兄弟么,他就将他兄弟的岳父一家抓来,用来威胁。至于方余念,他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在这。

  让别人解了毒,然后睡别人兄弟的老婆。这等事若是让小道士知道,他怕那个小道士会和他同归于尽!

  ……

  徐长安深吸了一口气,不断的往前逃窜。

  还好那许景龙看到了他使出来的《青莲剑诀》有些投鼠忌器,要不然,他怎么可能还在安然无恙?

  “小友,你且停下听我一言!”

  徐长安御剑而行,可实力差距摆在那儿,经过一番逃窜,他也累得气喘吁吁。

  看得许景龙停下之后,他便往后拉了一段距离,这才在空中停了下来。

  许景龙松了一口气,拱手问道:“不知道小友是出自青莲剑宗哪位剑仙门下?”

  徐长安看着一脸微笑的许景龙,心里多了几分警惕,便回道:“家师名讳你要知晓作甚?莫非你和我青莲剑宗某位长辈有仇?”

  许景龙听得这话,立马哈腰点头的笑道:“小友说笑了,老朽何德何能与青莲剑宗的大剑仙们为敌?只是见小友根基深厚,想必高徒出于名师,想拜见瞻仰一番而已!”

  徐长安冷笑一声,淡淡的说道:“好啊,你莫再追我,最多两,我和家师自当登门拜访!”

  许景龙心中“咯噔”一声,听这小子的语气,分明是不能善了。他怎么可能容徐长安回青莲剑宗找他的“师父”。若是让青莲剑宗知道他们强迫凡俗女子作为炉鼎,只怕整个乾剑宗要大换血了!

  许景龙此时只能赔笑道:“小友,老朽只想请你去做个客,你何必带有敌意。乾剑宗和青莲剑宗都在这荆门州内扎根,我们乾剑宗好些事都还全仰望青莲剑宗呢!就算是我们宗门换宗主,青莲剑宗都会派出大剑仙来道贺呢!我们两宗,关系匪浅啊!只是小友一直忙于闭关修炼,所以才不知道这些事儿!”

  “真的么?”

  徐长安淡淡的问道,显然不相信。

  许景龙背着手,和蔼的笑着,背后双手之上,则有光芒凝聚!

  他慢慢的靠近徐长安,徐长安则小心的往后退着。

  突然,天空之上蓝芒炸开,徐长安一愣,本能的怀疑此事和蓝宇有关,便略微走了走神。趁着这个空档,许景龙背后的手突然往前一推,一道光柱朝着徐长安打来,徐长安来不及躲闪,这道光柱正中口,他便直直的从空中往下落去。

  许景龙见状,便急忙抓住徐长安,还顺便将直直往下落的黑色巨剑给拿了起来。

  许景龙站在长剑之上,一只手提着徐长安,一只手提着黑色的长剑。朝着乾剑宗赶去。

  徐长安被他给制住了,全的修为被封,不能动弹,也说不出话,只有一双眼珠能转动。

  许景龙带着徐长安直往乾剑宗而去,可才行至半路,便看到空中那道紫芒似乎是在戏耍两人,他想了想,便停了下来,提着徐长安朗声道:“李小友,你同伴已经答应同我去乾剑宗做客了,你也一起来吧!”

  许景龙话是这么说,可手已经放在徐长安的脖颈处,只要稍微一用力,便能死死的捏住徐长安的脖颈。

  李道一看见徐长安这副模样,而且对方用徐长安来威胁他,他也只能咬咬牙,停在空中说道:“带路!”

  许景龙也没制住李道一,许缜和年长老倒是想,可被许景龙的眼神给制止住了。

  李道一跟在后面,一行人落到了乾剑宗。

  几人刚落下,便看到一群凡俗蹲在了大前。

  许景龙有些愕然,看了一眼自己的孙子,随即有些小心的看了一眼徐长安。

  他将徐长安掳来,这不是大事,江湖事解释一下,最多赔个礼,青莲剑宗也不会咄咄bī)人。可他们拘役凡俗被青莲剑宗知道,只怕讨不了好,更别说若是让庙堂知晓,此事怎么都解释不通了。

  “许耿,这些人是何人?”

  许景龙一声怒声,吓得许耿一个激灵。

  许耿原本看到自己爷爷讲那个戴面具的小子还有小道士给抓了回来,正高兴着呢,没想到迎来的却是爷爷的怒吼!

  许耿低着头,小声的说道:“方家的人。”

  “混账东西!”

  许景龙想都没想,便直接一巴掌打向了自己的孙子。许耿如今而立之年,从小到大,爷爷从未打过自己。可今,没想到爷爷会大动肝火。

  “畜生!还不给我将这些人送回去!”

  许耿捂着嘴角,低着头,红着眼,喘着粗气,沉默不语。

  “你们这些混账,还不给我将人送回去!”

  许景龙看向了站在周围的弟子,怒声吼道。那些弟子看了一眼自家的小宗主,便急忙低着头,恭敬的将各自带上来的人给送回去了。

  许景龙见状,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后他将李道一和徐长安带进了大,让两人坐在了客位,亲自斟了茶。

  “两位小友,得罪了。还望两位小友同意,将那方家的女孩让与我这不成器的孙子。”

  说着,还看了一眼低着头,沉默不语的许耿。

  看到爷爷对两人态度不一般,许耿便吼道:“爷爷,何必和他们废话,人现在就在我房间里,只要把他们做了,谁知道!”

  许景龙听到这话,顿时一愣!

  随即脸色一变,隔空一巴掌扇在了许耿的脸上。

  “混账东西,在青莲剑宗高徒的面前,说什么混账话,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疯,给我滚下去!”

  许耿听到青莲剑宗四个字,恨恨的看了一眼李道一和徐长安,便捂着脸走了。

  李道一和徐长安听到方余念已经在乾剑宗了,心里虽然有些不安,可两人却只能赌一赌了,赌这些人不知道这种体质需要破煞!

  反正他们手里有筹码,当初请许耿喝那杯茶便是李道一和徐长安共同出的主意!

  他们相信,许耿一会儿绝对会回来。

  许耿本想回去和爷爷说明自己下体那事的,可大厅里还有一些长老和弟子,这等事,在大庭广众之下,他怎么都说不出口。

  他推开门,走进自己的房间,借着清冷的月光,看到了躺在上穿着喜服昏迷不醒的玉人儿。心里才微动,便又想到了自己如今的况,顿时只能恨恨的跺了跺脚。

  房间里原本有一张圆桌,平时放着茶盘。边上放着高高的烛台,用作照明。他踢了踢刚才落到地面上的茶壶和茶盘,叹了一口气,手一扬,那烛台之上的蜡烛便燃了起来,照亮了整个房间。

  他坐在椅子上,看着地上的齑粉,突然鼻子嗅了嗅,目光一凝,看向了自己椅子下方。

  他闻到了一股血腥味,立马低头看去,椅子之下多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许耿伸手将那东西提起来一看,便立马一声惊呼,将那东西丢在了地上。

  许耿杀过人,以往杀人,剑过人头落,除了痛快,没有更多的感觉。可刚才被他丢出去的这个人头,却让他感受到了恐惧。

  借着烛光一看,此人正是方家的老太爷!

  许耿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看着昏迷的方余念,顿时冷静了下来,于是用法力拍了方余念两下,让她睡得更深一些。

  他立马开始打扫起来,此事决计不能让别人知道,若是让爷爷知道,只怕自己这少宗主不保,若是让庙堂或者青莲剑宗知道,恐怕整个乾剑宗都要搭在里面。

  许耿如同做贼一般的探出头,看了看周围,除了巡夜的弟子,便无其它人,他的心便也稍微安了一些。

  可这个人头藏在外面,难免不被人发现,他想了想,一咬牙,关上了门。

  许耿扭动边的一个按钮,便传来了一阵细微的声音,下面赫然出现了一个暗格。

  许耿试了试,暗格和人头一般大小,正好能放下去,便将人头放下,关好暗格。做好这些,他才长舒了一口气。

  随即,他再度打开门探出头去往外看了看,发现周围无人,这才开始打扫起来。

  房顶上,一双明亮的眸子把这一切都映入了眼底。

  ……

  众多弟子得令,便护送着方家的人下山。

  一个通窍境弟子背着方家的老太爷健步如飞,直往山下去,可突然眼前一黑,便没了知觉。

  等他醒来时,面前只有一具无头尸!

  正慌张间,突然一个师兄赶来,看到这一幕,便惊讶的问道:“少宗主吩咐你做的?”

  “没,没……”他此时已经慌了。

  那位师兄盯着他,突然喝道:“那是你自己做的咯?”

  这通窍境弟子面色煞白,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师兄,突然间仿佛开窍了一般,呢喃道:“是少宗主心怀怨恨,让我做的。”

  那位师兄笑了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拍着他的背,安抚他道:“没事,此事和你无关,记得你刚才说的话就行。”

  那通窍境弟子木然的点了点头。

  .............................................................................................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推荐小说:赝太子一剑独尊我不会武功仙道长青封神问道行我真没想出名啊余生有你,甜又暖我想当巨星大明春色一人之力我就是能进球从吞噬开始香港1968万古第一龙科技图书馆动力之王映照万界都市之至尊战神我的奶爸人生重生南非当警察功法修改器

最新章节X

设置X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